-

“小事一樁,不足掛齒。”楚月暗暗打量著眼前的阿蓮,不動聲色道:“我雖替若水受了罰,但事情的起因是石子瘦,而那石子瘦畢竟是七長老最疼愛的兒子,若水日後在宗門怕是舉步維艱,多有險阻,你便在天驕山上多待一段時日,有我在,石子瘦暫時不敢來天驕山。”

“多謝大哥相助。”阿蓮作揖道。

楚月微歪著頭,眉梢輕輕地挑起,妖美的臉龐旋即浮現了看似溫和卻暗藏波濤的笑意。

“若水時常說弟妹的好話,如今一見,方纔知曉風華過人,要不是若水捷足先登了,葉某怕是也要忍耐不住。”少年咧開嘴笑得紈絝,說著不著調的話,渾身上下卻冒著十足的靈氣。

阿蓮睫翼輕顫,旋即垂著眼眸溫婉地說道:“大哥過獎了,我隻是普普通通的人,空有幾分姿色罷了,卻也是不幸之處。若非如此,也不會得罪石長老和石子瘦。”

“沒關係,日後就好了。”楚月笑了笑,“小八,帶阿蓮姑娘在青鸞院住下。”

“好嘞。”小八擦了擦手,快步走過來恭恭敬敬的給阿蓮行了個禮,便帶著阿蓮去天驕山南側的青鸞院。

“憐月姐姐,我等等馬上就來。”小八似是想到要跟君憐月交代一上,步伐慢了下來,不由踩到了阿蓮的鞋,小臉瞬間慘白下來,忙不地的道歉,“阿蓮姑娘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這就給你擦乾淨。”

小八半跪下來撚著袖子給阿蓮擦鞋,但她的袖子因為乾活兒濕了部分,把阿蓮的鞋越擦越臟的。

“對不起對不起。”小八急得快哭了。

阿蓮狠狠地皺緊眉頭,嫌棄地望著小八。

她跟著卿若水在星雲宗待過一段時間,清楚山峰上的婢子們,都是群冇尊嚴的東西。

“冇事了。”

阿蓮把自己的鞋抽了回去,“這是鳳凰鍛子織造的,這樣擦會弄壞它的。”

小八從冇聽過什麼鳳凰緞子,隻著急地道:“很,很貴吧……我賠給你好不好,可不可以分月賠?”

“不用。”阿蓮比小八高了一大截,俯在小八耳邊壓低了聲說:“因為,你賠不起。”

說罷,她挺直了脊背,冷漠地道:“前麵帶路吧。”

“謝謝阿蓮姑娘!不過等我攢夠了錢,我肯定會賠給你的!!”小八吸了吸通紅的鼻子,連續對著以最快的速度彎腰了三四次才帶阿蓮去了天驕山的青鸞院子。

楚月幽邃的眸光一直落定在小八和阿蓮的身上,眼睛冷了好幾分。

阿蓮雖無滔天的實力境地,但好歹也是海神界的修煉者,刻意壓低的聲音旁人聽不到。

但楚月聽到了。

她有神農之力傍身,又有神魔瞳潛藏,還有新鍛造的半副本源之體,從元神開始讓各方麵的感官更加敏銳而警覺。

皇甫隕見楚月看著阿蓮離去的方向,笑著道,“阿蓮是個好姑娘。不過楚兄這回還是多虧了你,不然我一個大男人,跟兄弟的未婚妻時常在一塊兒呆著,長久下去也不是事,你可算是給我解決了燃眉之急,等會兒我們兄弟倆要好好喝一個,正巧明日我要跟著師父去宗門協會一趟,到時候探探口風,看看宗門協會對你是怎麼看的。”

宗門協會,顧名思義,是管轄海神界無數個宗門的地方。

楚月聽到“燃眉之急”的時候,敏銳的捕捉到了一絲不對勁,皺著眉問:“皇甫兄,你和阿蓮的相處,很彆扭嗎?”

“先前還好,隻是最近,罷了罷了不提。”

“她未來將要住在天驕山,我是若水師兄的大哥,這件事,請皇甫兄務必全盤告知於我。”

楚月正色嚴肅的道。

皇甫隕歎了口氣,用手拍了下腦門,才說:“是我不好,前些日子喝了點酒,是宗門最烈的春風釀酒額,若非師父有事及時來尋我,我怕是酒醉之下會汙了弟妹的清名。”

楚月眯了眯眸子,和蕭離對視之際,袖衫下的手緩緩地攥緊成拳。

“我的天老爺,小葉子,我聽到了什麼,正人君子皇甫隕,竟會做出這樣的事來。”軒轅修瞪目驚呼,“比朕近日看的武俠話本還刺激。”

這些日子楚月在挨鞭子,軒轅修就忙著看羅婆婆購來的武俠話本,整整一大摞呢,看的軒轅修如癡如醉,一介魂形的他生生地熬出了兩個嚇人的黑眼圈。

“怕就怕——”楚月神識傳音,聲線卻是像淬了冰,“並非皇甫兄出格,是有人故意而為之。”

卿若水深愛如骨的女人,她身為大哥,自會愛屋及烏,用所學所知去護其安寧。

若這真摯的感情隻是徒有其表,揭開外皮隻剩下陰霾和浩澤,她也不介意一把火燒了那見不得光的臟東西!

許久,夜幕降臨,天徹底暗了下去。

星門宗四處,卻因懸浮在空的白水晶,而如繁星之芒,照出了一片好景。

君憐月的廚藝很好,做了一大桌子的菜,從葷到素,每一樣都色香味俱全。

楚月多要了個瓷碗,碗裡裝滿了有食慾的肉,複又提起了一壺酒,逐步走進了夜色。

君憐月見少年不進主殿正廳去宴賓客,而是去了山的邊沿,便憂心的跟了上去。

隻見少年漫步走到無名碑前,將半壺酒灑在了地方,隨後把碗筷放下來。

她勾著唇,無聲的笑。

眼眶淡淡紅。

星芒落進眸底,漾起晶瑩的水光。

師父,好酒慢慢喝,好菜慢慢吃。

本源之體已然完成了一半。

屆時,徒兒會讓你雲鬣大名揚遍海神界。

在下麵莫要被欺負了,若有孤魂野鬼欺你,就讓他們等著,來日小楚下去將他們都揍一頓。

楚月把剩下的半壺酒喝掉,麵朝五名碑深深行禮,停頓了許久方纔回身,恰恰好對上了君憐月的視線。

“公子。”君憐月看見少年紅著的雙目,心揪著的疼。

“想師父了,冇什麼事,小八還好嗎?”楚月問道。

“那孩子……”君憐月扯開了笑,“她在盤算自己的積蓄呢,還想著賣點存下來的東西,遠遠賠不起阿蓮姑孃的鞋。雖說阿蓮姑娘不要她賠了,但這孩子也很倔強,說若是從前就罷了,如今是公子的人,就得有骨氣,她會先把這些賠給阿蓮姑娘,剩下的慢慢攢錢。我想把積蓄給她,她也不要。”

既然要做個像樣的人,就得堂堂正正起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秀媚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絕世萌寶要翻天,絕世萌寶要翻天最新章節,絕世萌寶要翻天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